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24日讯 (记者 韩艺嘉 华青剑) 昨日,中国太保(601601.SH) 披露了2019年业绩。2019年,中国太保实现营业收入3854.89亿元,同比增长8.8%;实现利润总额279.66亿元,同比减少0.1%;实现净利润277.41亿元,同比增长54.0%;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29.15亿元,同比增长26.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117.95亿元,同比增长25.0%。

2019年,中国太保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6.9%,比上年同期增加4.3个百分点;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4.0%,比上年同期增加1.4个百分点。

至于选择辞职(含考虑)的347人遭遇的烦恼,多半和工作内容、加班有关,而工作内容中最多的问题就是现在的工作与自己的职业规划不符。而引发许多烦恼的上司、同事等问题倒并不是职场人辞职的最主要原因。

在220条提到加班问题的职场故事中,绝大多数人都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不想加班,而原因最多的两条——没有加班费和事多钱少,它们的核心都是“钱没到位”。

“坐标二线城市新媒体编辑,月薪到手4k整。996已经不能代表我了,基本是9106,偶尔到9126。”

在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咬文嚼字》编辑部等各版2019年十大流行语中,“996”都位列其中,而一连串的职场新闻都可以用这一年的另一句流行语来表达——“我太难了”。

而在评论区中,不少人觉得教师有寒暑假、可以补课赚外快,公务员是“铁饭碗”,旱涝保收,不能说惨,甚至是令人羡慕的职业。这也和大家对问题的认知不同有关。

“无名小县城的一名刚入职的私立职高班主任,要求每天早上六点十分到校跟早操,五点多起床,被闹钟叫醒的第一秒就好想哭啊。每周还有4个上到9点45的晚自习,基本到家都10点多了,不过觉得晚自习比早起相对容易一点叭!虽然学生也是这样的作息,可还是发自内心地(悄悄地)想喊累。”

而这种相互羡慕,出现在不止一两种岗位。

而在谈及对加班的不满时,最值得注意的是,叙述者往往也会提到自己收入太低。“只要给够加班费,当牛做马无所谓。可惜不给加班费,还得上班心真累。”一个上班族这么写道。

在工作内容中,最多的问题就是来自甲方(客户),他们的种种要求成为了很多人工作中的噩梦。其中有些要求甚至让人哭笑不得,例如那句甲方批评乙方设计师的“你不要用PS做,不专业,用Photoshop做!”

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中,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净额为20.95亿元,计提归入贷款及应收款的投资减值准备净额为1.97亿元,计提持有至到期投资减值准备4700万元,计提坏账准备净额为1.15亿元。

截至2019年末,中国太保应付职工薪酬55.73亿元,上年同期为49.72亿元。

其中,董事长、执行董事孔庆伟年薪170.0万元,职工代表监事、监事会副主席季正荣年薪116.8万元,职工代表监事金在明年薪167.0万元,常务副总裁潘艳红年薪255.7万元,副总裁赵永刚年薪250.5万元,副总裁俞斌年薪253.1万元,副总裁、董事会秘书马欣年薪247.9万元,财务负责人、总精算师张远瀚年薪498.2万元,首席风险官、合规负责人、总法律顾问张卫东年薪257.8万元,首席科技官戎国强年薪514.4万元,首席投资官邓斌年薪478.8万元,执行董事、总裁贺青年薪211.0万元,总审计师、审计责任人陈巍年薪127.2万元。

至于上司具体做了什么让下属感到烦恼,最常见的问题就是霸道、不考虑现实情况。提奇怪的要求、不懂瞎指挥分别排在了大家最不喜欢上司行为的第一名和第二名。

虽然@社畜茶水间的投稿没有情绪要求,酸甜苦辣皆可,但大家还是以倾诉不快为主。针对这些表达迷茫、难过、气愤等情绪的职场故事,我们分析了其中的缘由后发现,上司是最大的原因,超过四分之一的人烦恼来源于此。

也难怪黄晓明今年会在综艺节目《中餐厅》的第三季中,因为霸道总裁式的作风上热搜——“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这个问题不需要商量,都听我的。”这些不考虑员工想法的金句无不槽点满满。

“中央一部委的司局级直属单位……进来不足一年,试用期中,工资每月到手五千多,而北京房租基本三千起步,不靠家里基本很难活。加班是常事,早八点半晚八点半很正常,周六周日加班也很正常,无加班费,无倒休调休之说。”

“现在都说互联网公司996,说实话我真的挺羡慕的,至少人家有下班点,而我早7晚12,一周七天。”(建筑行业)

太保产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329.79亿元,同比增长12.9%;综合成本率98.3%,同比下降0.1个百分点,其中综合赔付率60.2%,同比上升4.0个百分点,综合费用率38.1%,同比下降4.1个百分点。

2019年,中国太保主营业务分类别情况中,保险业务收入为3475.17亿元,同比增长8.0%。

职场最让人头疼的问题

不过,什么岗位都会有自己的问题,只要还为别人打工,就少不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烦心事,都会由衷地感叹一句“我太难了”。

“金钱使我悬崖勒马”,多数人不会真的辞职

这可能和整体薪资较高的编程行业有所不同。在反对“996”工作制的声音中,不少程序员表示宁愿少拿一点钱,也要多换一点休息的时间。而很多人在倾诉时,反而很羡慕互联网行业的加班但高薪。

H2O CEO John Lee表示,自2018年第三季度以来,H2O每个季度的收入都实现了翻番。

除了管理旗下的5000个房源,H2O还运营着度假租赁品牌H2O Stay,以及日本环球影城附近的一家新酒店。

2019年,中国太保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235.32亿元,上年同期为216.32亿元。

就以上班族常用来自嘲的“社畜”一词为例。这个来自日本的词语,是指在公司顺从地工作却被公司当作牲畜一样压榨的员工,但怎样算是压榨,每个人有着不同的认知。在一个人看来自己的工作满是烦恼,但在他人看来可能却是幸福无比。

而关于同事的烦恼,那就更和人有关了。

在各种职场烦恼中,因加班问题而选择辞职(含考虑)的比例是特别高的,大家对这件事的容忍度并不高。在2019年的这一年中,对互联网公司加班问题的关注度是最高的,但在一千八百多个故事中,我们发现不止是程序员,加班出现在了各个岗位的上班族中。

1月,有赞CEO在公司年会公开宣布“996”工作制,让大众知道了互联网公司普遍超时加班的现象;3月,程序员们在网上喊出了“今天996,明天ICU”的口号,抵制“996”工作制;4月,杭州小伙加班太晚骑车逆行被拦后痛哭,引发众人共鸣;11月,网易被爆出对患绝症员工“暴力裁员”;12月,索要离职赔偿的华为前员工因敲诈勒索的指控被羁251天后获释。

2019年,中国太保在职员工111247人(包括太保集团及主要子公司)。全部员工中,研究生4696人,占比4.2%;本科60625人,占比54.5%;本科以下45926人,占比41.3%。

“之前觉得互联网企业996已经很惨无人道了,但是现在自己实际上是797,而且还工资低得要死,到手只有5k。”

不过,大家遇到的多数职场问题都是在可以容忍的范围内。或者说,迫于经济压力、找新工作难等原因,大部分人没有离开自己的岗位。在一千八百多个故事中,只有六分之一的人选择了辞职或考虑辞职。

何青怡、江孜琦参与数据整理工作。

从来没有哪一年,人们对职场上种种不合理现象的讨论和讨伐声会像2019年这么高。

中国太保2019年度利润分配预案为:以经审计的母公司财务报表数为基准,拟根据总股本90.62亿股,按每股1.20元(含税)进行年度现金股利分配,共计分配108.74亿元,剩余部分的未分配利润结转至2020年度。

这印证了那句话:“下属嫌弃上司,是职场永恒的话题。”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2019年,中国太保员工年度薪酬福利总额为241.33亿元,按照在职员工人数计算,人均薪酬福利21.69万元。

关于加班,大家反感的核心其实是“钱没到位”

以公务员和教师这两个常年被长辈赏识的职业为例,在很多人看来,它们代表着稳定,是最好的选择;但在交代了岗位的分享中(有831个职场故事提到了自己的职业),这两个岗位被吐槽的次数都不少,教师行业甚至是被提及次数最多的岗位。

为了看看职场人都为哪些事烦恼,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爬取了职场微博号@社畜茶水间2019年放出的投稿并进行了解析。@社畜茶水间是微博2019十大影响力职场大V,每天会收到大量上班族发来的分享或提问,很多人将这个微博号当做树洞,分享自己的故事。在1847个故事中,我们读到了各种各样的烦恼。

其中,太保寿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2125.14亿元,同比增长5.0%;;受新保业务负增长影响,实现新业务价值245.97亿元,同比下降9.3%;新业务价值率为43.3%,同比下降0.4个百分点。

2019年,中国太保计提资产减值准备24.54亿元,同比增长122.7%,主要变动原因为计提减值准备增加。

行业“围城”:别的岗位会更好

三星风资高级投资经理Eric Kim表示,H2O是日本增长最快的酒店服务企业,我们非常高兴与之合作。(Elena编译自PhocusWire)

不仅是上司,其实,职场上最让人头疼的几个问题都和人有极大的关系。

“每天都想在企业群内破口大骂,金钱使我悬崖勒马”——一名销售人员面对领导奇怪要求时说

所谓行业“围城”,就是行业外的人想进来,行业里的人却想出去。在“社畜茶水间”的微博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有的人觉得自己工作不好,想换其他工作时,评论区中的业内人士却在极力劝阻,又或者反过来,觉得自己的工作有种种不好时,别人却觉得应该知足。

2019年,中国太保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合计3860.1万元,有13位高管年薪超百万,其中3高管年薪超400万。

Last modified: 2021年1月19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