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倪兆中 吴荣奎)今日(3月13日),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流行病学专家曾光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尚无法判断国内疫情结束时间,疫情已经成为世界性问题,预计全球疫情结束或晚于6月。截至目前,还未见到明确证据表明气温会对病毒产生影响。

曾光说,面对疫情,各个国家所反映出的情况不一样。中国模式在疫情防控方面取得成功,其他国家不一定要采用中国做法,但也存在共性,包括公开疫情信息,形成政府重视、民众参与、专业部门参谋的机制,在社会舆论上,科学的声音要占上风。此外,还要尽早介入,越早介入效果越好。

一个开放的网络空间,需要包容多种声音。但是,言论自由是有底线的,既有社会道德底线和良心底线,更有法律底线。用法律阻断“网络喷子”的“飞沫”,既符合当下万众一心战疫情的短期需要,也符合建设清朗网络空间、维护广大网民切身利益的长远需要。

疫情汹涌,上网开骂是最简单的宣泄方式。可是,开骂既不同于严厉的批评,更对解决疫情毫无帮助。在疫情面前,以一种无知者无畏的态度随意开喷,既没有公民的教养,也缺乏谴责的资格。对网络生态来说,网上开骂很容易诱发偏向性的情绪传染,“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这种语言暴力与建设网络生态文明格格不入,而且严重扰乱了网络空间信息传播秩序,影响了广大网民对正常信息的需求。

2月3日,衡阳警方对自制视频咒骂湖北人民的刘某作出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决定; 2月9日,中山警方对辱骂钟南山院士的涂某依法作出行政拘留15日的处罚决定;2月13日,盐城警方对咒骂援鄂医疗队的闫某作出行政拘留15日,罚款1000元的处罚决定……对此,我们拍手称快。

对于认为全球疫情有望在6月结束的观点,曾光表示,时间可能会更久,这主要取决于各国的防控情况。

这些“飞沫”产生于网络时代的一个特殊群体。这个群体显著的特征就是运用语言暴力,见什么就喷什么,有时完全不动脑筋,有时搬出一堆歪理,有时纯粹人云亦云,到处乱喷、飞沫四溅,也被网民们称为“网络喷子”。

疫情防控是一场人民战争,谁都不能置身事外。这个时候,我们更需要强信心、暖人心、聚民心的激励,而不是冷嘲热讽、为人凉薄、满嘴污秽的谩骂。这个时候,对“喷子”的纵容就是对自己身心的伤害,对“喷子”的容忍就是对防控大局的悖离。

曾光表示,新冠肺炎是一种新型的传染病,截至目前,还未见到明确证据表明气温会对病毒产生影响。气温能影响病毒的说法,是根据过去呼吸道传染病的一些规律来说的。气温对病毒是否产生影响,尚无法确认,“可能会有。”此外,现在依然没有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戴口罩、人与人保持距离、隔离等措施是简单有效的防控办法。

疫情发生以来,网上有谩骂湖北人民的,有叫骂卡点防控人员的,有辱骂钟南山院士的,有咒骂援鄂医疗队的……更普遍的,有责骂国家救援不力的,叫骂医疗技术落后的,唾骂官员无知无能的,斥骂限制出行自由的,臭骂法律法规制度的……反正在他们眼里,“洪桐县里无好人”,所有人都是“病毒”。

网络绝不是法外之地——既然想要“享受”宣泄开骂的快感,就要老实接受法律严惩的痛感。

Last modified: 2020年9月12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