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任正非:美国没有输给华为,只是在5G上押错宝)

新京报讯 12月27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纪要,采访时间为11月5日。在此次采访中,任正非表示,美国政府和华为没有根源上的对抗,“我们公司一直是比较崇拜美国的,大量学习美国文化与管理。”

值得关注的是,国务院扶贫办开展脱贫攻坚成效考核的工作组与中央巡视组同步进驻。据介绍,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要求,这次“回头看”加强与2019年脱贫攻坚成效考核工作的统筹衔接,在人员培训、工作安排、成果共享、情况汇报等方面建立了协调对接机制。

政知见注意到,这是十九届中央巡视工作开展以来首次“回头看”。此前,十九届中央已经开展了4轮巡视。

与十九届中央第二轮巡视组组长对比,此次“回头看”的15名组长中,有两人发生了调整:第五巡视组组长从桑竹梅调整为杨正超;第十巡视组组长由吴海英调整为马森述。

去年10月,十九届中央第二轮巡视进驻26个地方和单位党组织开展脱贫攻坚专项巡视,中央巡视组在被巡视地区和单位工作1个月左右,这是十九届中央巡视工作首次开展专项巡视。

那么,巡视内容是什么?

此次中央脱贫攻坚专项巡视“回头看”已经于12月20日召开了动员培训会,会上强调,要紧扣专项巡视反馈问题的整改落实情况开展监督检查。

而且,这次“回头看”与以往不同的是,巡视工作和国务院扶贫办开展的2019年脱贫攻坚成效考核工作同步开展。

“美国不能跃过5G去走6G,通信行业每一步都要走,跨越式地跳过这步以后,后面的路可能会有很大问题。”任正非表示,美国拥有最多的是资金,而华为最大问题是没钱,如果有美国公司愿意付费获得华为的5G技术许可,公司可以在5G和其他新技术上进行更大开发,不过他透露暂时未有美国公司前来洽谈5G许可一事。

马森述的公开消息不多,但根据相关报道,他曾在国务院法制办工作,曾担任国务院法制办信息中心主任等职。随后,马森述至迟在2015年 10 月 21 日担任中央纪委法规室主任。而今年 7 月的消息显示,马森述已调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副部级巡视专员。

杨正超是“纪检老将”,此前,他虽然没有担任过中央巡视组组长,但曾几次出任副组长,对中信集团、中投公司、四川省等开展过巡视工作。

△十九届中央第二轮巡视26个巡视对象

杨正超是河南新蔡人,早年也一直在河南省内工作,曾担任驻马店市纪委副书记,河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周口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2015年6月,杨正超出任河南省纪委副书记,2018年初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后,他同时担任河南省监察委员会副主任。今年初,杨正超出任河南省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但履新后2个月便卸任该职务。

杨正超与马森述并不是第一次“带队”中央巡视组,二人均在十九届中央第四轮巡视中担任组长,当时也是他们首次在十九届中央巡视中出任组长。

根据部署,2019年12月下旬至2020年1月中旬,15个中央巡视组将对中央脱贫攻坚专项巡视的13个中西部省区市和13个中央单位全部开展“回头看”。

根据最新披露,各中央巡视组组长在进驻时指出,将对照专项巡视反馈的问题,紧盯党委(党组)落实巡视整改主体责任情况,紧盯纪检监察机关(机构)落实巡视整改监督责任情况,紧盯整改成效特别是“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整改落实情况开展监督检查。

此前担任组长的桑竹梅和吴海英都是“纪检女将”。桑竹梅曾任中组部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后来出任副部级巡视专员。吴海英则是现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生态环境部纪检监察组组长。

他认为,从华为创业开始,“不眠的硅谷”这种美国精神就铭刻在全体员工心里,公司上下一直努力在向美国学习。“过去二十多年,先后有几十个美国的咨询公司给我们提供了管理咨询。这些顾问公司都十分清楚我们的组织结构与流程,流淌的都是美式文化。”任正非称,十几年来华为的财务审计都是由毕马威完成,如果想了解华为的财务状况,只要在毕马威看十多年的底稿,就能知晓华为真实的财务状况。

政知见注意到,在各地区和单位召开的进驻沟通会上,除了巡视组成员参会外,脱贫攻坚成效省际交叉考核工作组全体成员也出席会议。

既然是“回头看”,也就是说,中央巡视组曾经针对这些巡视对象开展过巡视工作。

12月23日至25日,15个中央巡视组集中进驻被巡视地区和单位。各中央巡视组将在被巡视地区单位工作20天左右。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披露,在进驻沟通会上,巡视组组长通报巡视任务并对做好巡视工作提出要求,省际交叉考核工作组组长通报考核有关工作安排。各地区和单位负责人汇报专项巡视整改进展情况和2018年脱贫攻坚成效考核发现问题整改落实情况。

△中央第一巡视组在青海省召开进驻沟通会

例如,中央第一巡视组在青海省召开进驻沟通会,中央第一巡视组组长黄先耀在讲话中提出,青海省委要积极支持配合中央巡视组和考核组工作。

他指出,美国在5G上有判断失误的问题,认为6G带宽更宽、意义更大,因此选择了毫米波的高频段,但6G覆盖距离短的理论与技术问题还有时间突破,美国没有想到5G技术在十年时间里就完成了。

Last modified: 2019年12月28日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