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展翅的电竞少年(体坛故事汇)

格尔木市工商科信局副局长刘天奎说,格尔木综合物流园是以格尔木为中心服务中国西北,拓展西藏、新疆市场,发展区域核心物流,打造物流聚集地,形成了全省的物流节点重镇。目前入驻企业6家,实施6个项目,总投资18.98亿元(人民币,下同),已形成集“公路港、城市配送、甩挂运输、多式联运、商贸交易、商务平台”为一体的现代化综合物流园。

“电竞选手都很年轻,太容易出问题了。观众对选手的要求很高,一旦表现不好就会骂得很难听。一些有经验的俱乐部可以帮助选手平和心态,但有的俱乐部可能因为压力直接解散了。”金泰相说。

“目前,园区已开工复产的商户达168家,每天进入园区的车辆平均在600余辆。进出车辆基本达到了正常运营状态,维修、汽车配件和餐饮业均已恢复正常营业。”齐广兴说,为将疫情期间商户的损失降到最低,在商户开复业期间,他们对园区386户商户实行了房租和物业费减免政策,减免金额近300万元。

FPX战队队员庆祝比赛胜利

“上个赛季,公司给我的任务之一是进一次微博热搜前10。没想到,林炜翔一下子冲到了热搜第二。”李淳说,为了保护队员,战队连忙制作了一期访谈节目,让网友多了解和理解一下这个年轻选手,帮他分担一些“火力”。

“我觉得生活变麻烦了,还有一些奇怪的事情。”谈到夺冠后的变化,高天亮说。成为冠军和FMVP后,他拍摄了几个广告,还被时尚杂志杂志评为“年度榜样”……但在高天亮看来,这些都没有走在马路上被别人认出来“麻烦”。

如何判断自己适不适合从事电竞行业?“天赋”,是电竞选手提到最频繁的词汇。

“电竞这个职业挺吃青春饭的,如果没有天赋真的打不了。”高天亮说,“同样的游戏,大家打的时间都差不多,但有的人进步很快,有的人就会一直卡在原地。”

刘青松则认为,电竞比拼的是大脑。“在游戏中,要不断地去思考。思考自己该做什么、团队该做什么、对手会做什么,思路必须非常清晰才行。”

对于队伍的饮食,FPX战队的规定相当严格。中晚餐需荤素搭配,且不能购买成品或半成品,以尽量减少队员对食品添加剂的摄取;每天下午3点前要为队员提供鲜切水果;如果有队员午饭吃得不多,工作人员还要考虑是否再准备一些坚果或面包等零食……

“如果没有打电竞,我可能现在在清华吧。”此前在接受采访时,高天亮的一句惊人之语,为他赢得了“清华打野”的称号。事实上,这只不过是高天亮的一句玩笑,他自己也并非坊间传言的“学霸”选手。

据昆仑物流园区总经理齐广兴介绍,昆仑物流园以甩挂运输为主,占地400余亩,总投资额达3亿元。项目二期将于今年开工,届时可容纳1000余家商户入驻,日调运车辆约1500辆,实现年吞吐量达800万吨至1000万吨,形成新型的自生态物流综合集散型园区。

FPX战队主教练陈如治(战马)也对高天亮印象深刻。“那时我们考察了三四名选手,但小天的意愿是最强烈的,他很想证明自己。”

下午5点,高天亮趿着拖鞋、抱着玩偶“闯”进了厨房。晚饭时间快到了,队员们已经围坐在餐桌旁,互相开着玩笑。

“我认为读书对我而言不是一条理想的路。当时玩游戏遇到过一些比较厉害的职业选手,我跟他们的差距不是很大,于是就坚定了从事电竞的信心。”刘青松说,和很多队友一样,父母听说自己要去“打游戏”,都觉得很不靠谱。但看到电竞选手有较高的收入保证,便不再阻拦。

“去年我们变成了引导和激励的方式,大家反倒都达到了排名目标。”李淳说,这次风波也给自己提个了醒。

即便没有训练和比赛,19岁的高天亮(Tian)也很少离开战队基地。这跟他在英雄联盟游戏里的角色迥然不同——游戏中,高天亮的角色是“打野”,这需要他游弋在地图的“野区”,为队伍积累经验和资本,迎接随时可能发生的“战争”。

就在一年半前,高天亮还只是一名默默无闻的“地下室选手”。由于无法进入之前所在战队的主力阵容,他只能在地下室埋头训练。

在李淳看来,经历过心理的考验,“电竞少年”比同龄人有着更强大的内心。“他们浮浮沉沉那几年,遭遇过很大的恶意。其实他们早就有准备了,他们心理的成熟程度和坚强程度远超我们的想象。”

不过,李淳的严格管理也遭遇过选手的挑战。2018年,战队要求队员必须在训练排位中打进世界前50,这一规定遭遇了队员的“反抗”,队伍的成绩也不太好。

“现在确实有成就,但也不能说当时的决定就是对的。”高天亮说,“正常的话还是学习比较好,但是电竞对我来说更有吸引力。”

“关键先生”曾是“失意者”

连日来,为了保障进藏入疆物资的正常输送,作为柴达木盆地最大的物流集散贸易中心,格尔木市积极推进园区各企业开工复产,并做好企业服务工作,促进柴达木盆地物流业良性发展。

在陈如治看来,一名优秀的电竞选手,只有好胜心还不够。“很多人因为自己的好胜心影响到游戏中的判断和同队友的关系。电竞作为一项团队游戏,同样需要沟通甚至是个人的牺牲。”

“我从他心中感觉到了很强的求胜欲。他对自己要求很高,品性不错,性格也挺好。”李淳说。

李淳有过近10年的电竞行业从业经历。在他看来,军事化、半军事化管理是比较适合中国电竞俱乐部的管理方式。在FPX战队的管理规定中,迟到、抽烟等行为都要遭到惩罚,而罢训、讨论工资等行为更是严禁触碰的“高压线”。

“FPX能够夺冠,源于团队的努力和科学的训练方法。”李淳说,到法国巴黎参加总决赛时,俱乐部派出了20人规模的团队,除了专注于比赛的数据分析师外,还有心理咨询、运动康复、营养膳食等专业人士,以确保队员的身体和心理健康。

“那时感觉自己的能力没什么问题,只不过没什么机会。但我相信肯定有机会。”高天亮说。

这栋位于上海浦东张江高新区的别墅,是高天亮和队友的“大本营”。别墅一楼是训练室和餐厅,队员的宿舍则在楼上。除了电脑,高天亮的桌子上还摆放着粉丝送来的玩偶和一盆绿萝。平日训练时,他每天都要在这里度过十几个小时。

承担着青海、西藏、甘肃、新疆四省(区)区域公路物流最重要的物流集散中心——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下称“海西州”)格尔木综合物流园,在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又重新恢复了昔日的忙碌。

机遇在2019年来到。赛季转会时,FPX战队负责人李淳叫来了高天亮,在基地观察了3天后,李淳决定签下这名失意的年轻人。

如果没有打电竞,高天亮或许会成为一名中医。来自中医世家的他,从太爷爷到父亲都是中医。因此,当15岁的他决定走上电竞之路时,遭到了来自家人的一致反对。

“如果是我选择俱乐部的话,管理层占70%,选手只占30%。”FPX俱乐部队员金泰相(Doinb)认为,俱乐部的管理非常重要。“英雄联盟每年都有很多新人加入,很多选手打了一个赛季就突然消失了,留得住人的关键就在于俱乐部的管理要好。”

进入FPX战队之后,高天亮迅速成为赛场上的新星。全球总决赛上,他成了队伍的关键先生,屡次帮助队伍冲出绝境。“以前大家都在说我的打法像其他选手,但我觉得,我就是我,与其他人都不同,我就是Tian!”在夺冠后,高天亮说。

过去一年,高天亮到达了电竞生涯的巅峰——在2019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上,组队只有两年的FPX战队一路过关斩将,捧得冠军奖杯。高天亮则凭借出色的表现,被评为总决赛最有价值选手(FMVP)。颁奖时,身材瘦弱的他本想举起奖杯,却低估了奖杯的重量,只得在队友帮助下才如愿。

记者走进昆仑物流园,只见一辆辆大型运输卡车来来往往,钢材仓储区车辆有序配货装车,维修区内敲击声、汽车鸣笛声不绝于耳,商户备案登记、员工上班测温……整个物流园区又恢复了昔日的繁忙景象。

比高天亮大两岁的刘青松(Crisp)也有相似的经历。16岁加入职业俱乐部,从二队一步步成长,直到登上世界冠军的领奖台。

“由于特殊的战略和交通地位,赋予了格尔木四通八达的交通和发展现代物流的良好基础,同时良好的工业基础和丰富的盐湖化工、石油天然气、有色黑色金属等资源条件,也为柴达木盆地物流业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刘天奎表示,昔日的“旱码头”,正伴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发展,焕发出勃勃生机。(完)

来自甘肃的司机曹治伟运输货物进西藏途经格尔木,打算在昆仑物流园休息三天。他告诉记者,“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物流园给我们测量体温、车辆消毒,让人很放心;园内住宿、餐饮和修理一条龙服务,对我们长途司机来说很方便。”

“作为年轻人,他们在心理上、生活上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小毛病。但总体上来说,他们都是‘乖宝宝’。”李淳说,世界赛夺冠拿到奖金之后,选手们都没有乱花钱,很多人还给父母置办了房产。

尽管做了万全准备,但FPX在总决赛上的初次亮相就遭遇了滑铁卢。队员林炜翔(Lwx)更是因为糟糕表现,遭到了网络上如潮般的批评。

“我在中国过得很习惯,放假回韩国反倒觉得怪怪的。每到春节,我都会把家人接到中国一起过年。”金泰相说。

来中国5年,金泰相学会了中文、成为了中国女婿,而中国电竞迷也早已把这名韩国选手看做“自己人”。事实也确实如此,从本赛季开始,金泰相已经成为LPL(英雄联盟中国大陆赛区)官方认证的“本土选手”。

“刚开始打职业时还是会受到一些言论的影响,现在已经比较淡定了。当然,看到夸我的言论还是会比较开心。”林炜翔说。

电竞并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如今,高天亮和刘青松每天从下午1点开始训练,直到凌晨两点。除去短暂的吃饭和休息时间,几乎都要坐在电脑前比赛和复盘。有的选手还会继续加练或直播,一直到三点甚至四五点钟才入睡。刘青松说,一个赛季下来,自己的肩膀和颈椎都觉得酸痛。

下午1点,这是FPX战队每天集合“打卡”的时间。

经常被“喷”,学会同负面言论相处,是这些年轻人的成长必修课。

“他很有冲劲儿,而且在游戏技巧方面理解很好,甚至还在推动前辈的进步。”李淳说。

“这是今天第一个飞机,谢谢老板!”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23岁的金泰相开始了晚上的直播。去年,金泰相在忙碌的训练和比赛之余,平均每天还要直播5个多小时,古灵精怪的性格为自己赢得了不少粉丝。

Last modified: 2020年12月19日

Author